There are questions remain, We'll search for the answers together. But one thing we known for sure,the future is not set!

深度好文:中国种子出口现状及趋势分析

种业风云 百蔬君 1247℃ 已收录 0评论

2016011115315656

作者系原湖北农科院院长刘定富

2011年以来,中国种子出口数量大降、金额微降,2014年比2011年分别下降36%和5%。蔬菜和水稻是中国种子出口的主要作物,二者的出口数量和金额分别占总出口的85%和90%。2011年以来,水稻、饲料和草类、瓜果及其他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均大幅下降;蔬菜种子出口数量下降、金额上升;其他农作物种子(主要是向日葵、棉花和大豆)出口数量和金额均上升。中国种子出口的目的地国主要在亚洲,前5大出口国是越南、巴基斯坦、菲律宾、孟加拉国和韩国,占总出口量的70%。2011年以来对越南、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韩国的出口数量均呈现下降的趋势,仅菲律宾有较大增长。中国种子出口的前景很不乐观!

中国是世界上重要的农业大国,拥有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种子市场,种子产值1000亿多元,种业从业人员众多,种子企业5000余家。中国种业企业已开始探索国际化,同时也受到政府支持。2011年商务部、发改委等10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国际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通过对外援助等方式,带动生物育种企业开展跨国经营,目标则是开拓亚洲、非洲、拉美等新兴市场,手段则是在海外设立生产示范园区,加强海外推广。2012年温家宝访问拉美以来,中拉农业合作提上战略议程,在2015年6月的农业部长论坛上,30余国农业部长一致通过了《中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农业部长论坛北京宣言》,推进双方农业科技创新能力,在农作物品种选育与栽培、农业生物技术领域加强合作是其中重点内容。论坛上重申中国政府设立了5000万美元规模的中拉农业合作专项基金。

一些种子企业种子出口市场不断扩大,例如湖北省种子集团研制出的产品出口海外6个国家,并在20多个国家开展实验。国内一些种子企业已开始从单纯的出口延伸到了合作育种、技术出口。比如,大北农旗下生物技术公司就已在拉美悄然试水合作育种。2015年6月,在中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农业部长论坛上,大北农与阿根廷Bioceres公司签订合作备忘录,计划在阿设立实验室进行大豆育种,由合作企业提供当地种子资源,大北农提供自主研发种子技术,培育出符合当地使用的种子;研发成功后将结合当地农场及渠道资源在拉美进行种植推广。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初宣布将试水美国市场。根据其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网站的公告,该公司计划2016年进入美国市场。由此可见,中国种业国际化已成为一些公司的大目标。

在中国种业国际化起航的背景下,本文收集了美国农业部外国农业局历年发布的《中国种子年报》中“种子出口”数据,进行了汇总和分析,以了解中国种子出口的现状和趋势,以期对中国种业国际化有所指导,同时让中国从事种子出口业务的企业家从数据中能悟出一些商业真谛,改进出口策略,做大出口业务,对世界输出中国种业已经过剩的产能,加快中国种业国际化的步伐。

一、中国种子出口数量及金额

图1是中国2008-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26
由图1可见,2008年以来,中国种子出口基本呈现数量下降、金额上升的趋势,这意味着出口种子价格上升。价格上升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国内人工成本提高、人民币升值等因素所致,或许正是价格上升,导致出口数量下降。

二、中国种子出口的作物构成

图2是中国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的作物构成图。
7127
由图2可见,中国种子出口在数量上,2014年水稻种子第一,占69%;蔬菜种子第二,占15%;其他农作物种子第三,占10%;饲料草类种子占4%,瓜果及其他种子占2%。

图3是中国2014年种子出口金额的作物构成图。
7128
由图3可见,中国种子出口在金额上,2014年蔬菜种子第一,占68%;水稻种子第二,占22%;饲料草类种子第三,占5%;其他农作物种子占3%,瓜果及其他种子占2%。综上所述,蔬菜和水稻是中国种子出口的主要作物,这也与中国种业研究的水平相适应,中国育种最有优势的作物是水稻,特别是杂交稻。

三、主要作物出口现状和趋势

图4是中国2008-2014年水稻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29
由图4可见,2008年以来,中国水稻种子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均以2011年为拐点,呈现前升后降趋势,近两年基本稳定。

图5是中国2008-2014年水稻之外其他农作物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30
由图5可见,2008年以来,中国除水稻以外的其他农作物种子(主要是向日葵、棉花和大豆)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基本上呈现在波动中上升的趋势。

图6是中国2008-2014年饲料和草类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31
图7是中国2008-2014年瓜果及其他作物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32
由图6和图7可见,2008年以来,中国饲料和草类种子、瓜果及其他种子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均呈现下降的趋势。

图8是中国2008-2014年蔬菜种子出口数量和金额趋势图。
7133
由图8可见,2011年以前,中国蔬菜种子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均呈上升的趋势,2011年后呈现数量下降、金额上升的趋势。

四、中国种子出口的国家构成

图9是中国2008-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的国家构成。
7134
中国种子出口的目的地国主要在亚洲。由图9可见,2008年以来,前5大出口目的地国的出口数量所占比重越来越大。

图10是中国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前10大目的地国或地区的出口量。
7135
图11是中国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的国家构成比重图。
7136
由图10和图11可以看出,2014年,越南是中国种子出口最大目的地国,出口8450吨,占30%;其次是巴基斯坦,出口4880吨,占18%;第三是菲律宾,出口3590吨,占13%;第四是孟加拉国,出口1340吨,占5%;第五是韩国,出口990吨,占4%;这5个国家的出口数量占70%,其他国家和地区占30%。

五、主要目的地国出口现状和趋势

图12是中国2008-2014年种子出口数量前5国变化情况。
7137
由图12可见,2008年,孟加拉曾是中国种子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国,但之后对该国的出口数量一直下降,2014年仅1340吨,比2008年的8680吨下降85%,由第一位下降到第四位,基本失去了孟加拉国这个市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恐怕从事种子出口业务的公司是应该认真分析和反思的。越南、巴基斯坦现在分别是中国种子出口的最大和第二目的地国,在2011年前呈上升趋势,之后基本上呈下降趋势。这其中的原因也是应该总结的。2014年排第三位的是菲律宾,2014年比2013年猛增3.5倍,比最高峰的2012年也增加1倍以上。排第五位的是韩国,2008年以来一直很稳定。

六、结论与讨论

根据以上分析,为了更加醒目明了,笔者把中国种子出口现状及近年的趋势归纳于表1。

表1 中国种子出口现状及近年趋势
7138
由表1清楚可见,蔬菜和水稻是中国种子出口的主要作物,二者的出口数量和金额分别占总出口的85%和90%。2011年以来,中国种子出口呈现数量大降、金额微降的趋势,2014年与2011年相比,出口数量下降36%,出口金额下降5%,这意味着出口种子价格上升。

2011年以来,水稻种子、饲料和草类种子、瓜果及其他种子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均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2014年与2011年相比,水稻种子出口数量、出口金额均下降38%,这意味着价格稳定;饲料和草类种子出口数量、出口金额分别下降76%和51%,这意味着价格下降;瓜果及其他种子出口数量、出口金额分别下降47%和77%,这意味着价格上升。

蔬菜种子出口呈现数量下降、金额上升的趋势。2014年与2011年相比,出口数量下降14%,出口金额上升41%,这意味着种子价格大幅上升。水稻以外的其他农作物种子(主要是向日葵、棉花和大豆)出口在数量和金额上基本上呈现在波动中上升的趋势。2014年与2011年相比,出口数量增长31%,出口金额上升12%。

中国种子出口的目的地国主要在亚洲,越南、巴基斯坦、菲律宾、孟加拉国、韩国是中国种子的前5大出口国,占总出口量的70%,其他国家和地区占30%。近几年对越南、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韩国的出口数量均呈现下降的趋势,2014年与2011年相比,分别下降25%,44%,54%,22%;仅菲律宾有较大增长,2014年比2011年增长118%。

上述结果表明,中国种子出口的前景不容乐观。近几年主要出口作物、主要目的地国家的出口量均下降,这就是极其不好的信号,似乎有失去这些优势市场的可能。对孟加拉国的出口数量从2008年以来一直下降,2014年比2008年下降85%,由第一位下降到第四位,基本失去了该国的市场。现今第一、二位的越南、巴基斯坦又在下滑,是正常的波动还是重复孟加拉国的故事,值得严重关切!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种业要走出去、甚至实现国际化,依笔者浅见,仅仅依靠种子出口,看来在短期已不能实现这些目标!因为上述下滑态势一定蕴藏了深刻的原因,是国内生产成本提高和人民币升值致出口种子价格上升、还是出口种子质量下降失去了客户、或者是目的地国科技进步出口种子失去了竞争优势、或是有走私渠道冲击了正常出口,等等?这是需要认真分析厘清的,否则就无法采取针对性措施,扭转目前的颓势,其结果很可能是“走出去后被赶回来”、“国际化停留在口头上”。

中国在种子出口政策上似乎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比如在水稻种子出口上,中国政府规定,只能出口三系杂交稻种子,不能出口两系杂交稻种子;只能出口老品种种子,不能出口新品种种子。总之,就是只能出口淘汰的技术。是不是这种政策导致了中国水稻种子出口艰难开辟的市场转瞬即逝?孟加拉国的数据似乎证明了这种猜想。2008年中国向孟加拉国出口短粒水稻种子4924吨,次年就降为228吨,而长粒水稻种子次年并没有什么下降(2008年和2009年分别为3754吨和3334吨)。仅有短粒(老品种三系杂交稻就是短粒)水稻种子出现这种断崖式下降,一定是种子本身的问题,而不是其他原因。如果这种猜想成立,我们就应该深刻反思,这种结果的出现,中国不仅丢掉了国外的市场,还赔上了“国家信誉”,亲自毁掉了花费巨大气力打造的“东方魔稻”、“神稻”等美誉,真正的得不偿失!所以,中国应该调整出口策略,用最好的技术占领国外市场,把中国种业过剩的产能消化在国际市场上。在产能严重过剩的今天,更应该如此。只有不断输出新技术,才能真正地走出去,并越走越远,否则即使走出了也会被赶回来!

转载请注明:百蔬君 » 深度好文:中国种子出口现状及趋势分析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